今天是:
档案检索:

莞邑揽胜

快速导航

塘唇古村落行记 返回首页


塘唇古村落行记
上一张 下一张
描述

 
    因为意外,所以惊喜。
 
    在东莞有很多的古村落,茶山的南社村、石排的塘尾村都已经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其他的还有寮步的西溪等等,响当当的名字太多了,因此当有人提及塘唇的时候,我们都有些心动。由于她们是用粤语热烈地交流,我成了独一无二的外行人,一句听不懂,只是看她们手足舞蹈聊得很开心,开始以为只是交流一下,知道有这么一个村落,可以为以后的事情做些线索准备。

    但昨天中午吃完饭,天下起了雨,我提着伞上楼,大姐说,下午去寮步啊,带着摄像机。我有些诧异,问:去哪里干什么?下雨呢。她笑着说:看看古建啊。正常午休不提,到了两点半,一切都准备妥当了,我和两个大姐加上另外一个就出发了,那时,雨正急。

   
雨敲打着车窗玻璃,在窗子上形成一条条雨线,模糊了,又清晰了。不过这是通往松山湖的道路,一路都是风景,雨水冲刷过后的林子显得格外地精神,看上去都感觉格外的清凉。因为路况不太熟,所以还是耽搁了一些。不过原本就没有多远,也只是些许的时间而已。我们在塘唇大道牌坊前的大路上堵车了,怎么也走不动,只好我们三个先下车,走到牌坊下,已经有塘唇村的一位大爷在那里等着了。这就是我们的导游了。

   
我们坐上大爷的车,直走没多大会儿,便到了大爷的家。大爷家地方不大,但是很精致每一个角落都能看出大爷的心志和情趣。大爷的两层半小楼做成了蟹房,两个窗子和一个拱门构成了螃蟹的尊荣,寓意子孙兴旺。小小的院子里飘满了花香,浅紫色的杨桃,白色的九里香,还有挂满果子的芒果,以及其他一些不知名的绿油油的花卉。门口的靠壁的小假山也做得格外有情趣,小瀑布哗啦啦的流着,山上长满了小树,瀑布下的潭里有一些孩子在嬉戏,生活趣味很浓很浓。大爷的客厅里全部是红木家具,看上去很典雅,有不少都是他自己做的,还拿出一些给我看,只是很可惜我听不明白他的讲解,但也只好假装听懂了频频点头了。我们上楼看了老爷子的珍藏,五六十年代的土地证、红卫兵袖章、以及日本侵华时发的那些购物票。
 
    大爷很高兴我们到来,于是领着我们去古村里看看。塘唇古村已经被破坏的很严重了,这种破坏大约从六七十年代便开始了,改革开放以后就更加变本加厉了。不过新式的楼房依然遵循了老楼房的某些讲究,比如说风水,阳台的设计等等,尽管如此,但这样看上去多少会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
村子似乎是建在一片坡地之上,最前面是一个很大的水塘子,碧绿碧绿的漾着微澜,塘子边上的一排房子都是新修的,颜色并不张扬,以素净为主,配上花花绿绿的植物,显得很宜人。我们是从这排房子后面的一条小路进入村子的。路口的一边放着两个青石柱础,看得出来这是以前放在道路两边的,上面应该还有柱子,只是现在它们俩只能为偶尔从这里经过的人们提供歇息的场所了。
 
    这条路使用大小不一的石块铺成的,这是一条老路,古村里的路都是用石头铺就的,一边还有为排水而设的阴沟。这条路就像一条三八线一样,一边是翻新的,一边主要是旧房子。这边的房子还是有些西洋的感觉的,并不完全岭南风格,也许这就是沾了地理位置的光,西洋玩意最新也是在这里被应用起来。五彩印花的玻璃窗,有点类似美人靠的阳台,两层小楼的建筑格局,巴掌大的小庭院,房子建得密密实实的,前后两家刚好构成一个小天井。不过只要一看屋顶还有房子的墙体,尤其是前墙的用料,就能够一下子认出来着是岭南的民居。大块的红色砂岩构筑起房子的门脸,砂岩之上便是青色的大方砖,大门一般为木门,很窄,门洞很深,一般在门洞右手边的墙内侧会设有一个神龛,富贵人家的神龛也会做些精致的砖雕,普通人家的就是一个拱形的,应该是祭祀门神用的。门上出了锁以外,还有一道门闩,这道闩跟北方的不同,它是在门外的,从门内的一侧可以随意抽拉,一道门闩从上到下应该有八九条横木组成,所以半夜小偷是别想进去的了。
 
    一般来说门洞上方都有挂灯的习惯,所以有些人家为了美观起见,在挂灯的位置,做了漂亮而精致的浅浮雕,或者画了壁画,一般为喜鹊、荷花等这些吉祥的动植物和故事。门洞上方的出檐从门洞内看是很干净的,不想北方看上去是灰土土的,应该是它上面的瓦做过处理。富贵人家的门脸会做的非常漂亮,木雕和石雕,一刀一刀雕刻的极为精致。蝙蝠、石榴、串钱、鹿、松等等都是很好的题材。
 
    路的深处有一座已经破败不堪的祠堂,祠堂整个门脸都是用红色的沙岩做的,看上去特别的气派。木雕也零星保存了一些,有一组戏曲人物的雕塑雕得特别逼真,活灵活现的。檐下的壁画只保留下来两幅,不过也都已经斑驳了。看得出来,这座祠堂当初应该不小的,但现在就只剩下这个门了,里面是荒芜的景象。我们沿着祠堂边上的小巷往上走。
 
    古村里还住着人家,不过小巷里格外安静,很久远的样子,青苔长在石板上,青色的方砖竖起的一线天际,真好,在我们到塘唇时候已经不下雨了。不过并不是所得房子都是用青砖做出来的,有不少的也是用泥土、贝壳等掺和在一起做成的土砖砌成的,这种土砖很坚硬,摸上去还有些磨手。也有一些房子使用大块的青石砌成的,看上去更加的结实。巷子深处有一眼老井,不过这边的井没有北方的井气派,这口井是用砖砌的口,后来遇到的其他几眼也是一样的形制。应该很少有人来这里打水了,井上罩上了盖子(铁栏杆),井壁上也爬满了苍苔。站在高处,看到的最多的就是房顶,红色的房瓦,房瓦像是很散很散的被排在上面去的,与北方的房顶不同,这些瓦都是扣上去的,形成一道道垄。带着一份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痕迹,看上去很清新。
 
    不过村落太小了,以至于在东莞都没有名气,只是在古村落这一方面,保护的力度还不够。我们的最后一站是一座幼儿园,其实这座幼儿园以前是一座祠堂,门首还站着两个御赐的石狮子,只是祠堂早已经没有了踪迹。如果在的话,恐怕的要比广州的陈家祠还要大许多。不过成为一个幼儿园也不错,老祖宗可以每天看着自己的晚辈们在这里快乐的成长,恐怕要比烧香祭祀更能瞑目吧。
 
 —— 《广东城建档案馆》 2012年第1期 作者:李国华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关于我们 | 最新动态 | 公共服务

  东莞市城建档案馆    ICP06092193